未暖

他舅妈是我,你还有什么遗言吗

超级无敌想要这个!

时间酒:

【曦澄同人合志无料】棠诗

大概是我们这个咸鱼群的最后一本曦澄合志无料了,红心蓝手评论里随机选两位抽送这本无料。ps:诗里有一个隐藏彩蛋,首先破解的可以获得诗的作者枝老师的小礼物赠送。

staff名单:(排名不分先后)

文手: @basis 

            @给我起昵称的是变态

            @三颗仙人掌  

            @纯情少女苍术酱 

            @半壕春水

            @别鹊惊枝

            @奔跑的毛毛

画手: @*******25 

            @basis

            @柃灯牧薯!

            @时间酒

            @水冘先生 

            @星轨

            @夜罹—在贫穷中死去。

封面绘制:我、 @水冘先生 

封面设计:我

封面题字:裴溺

排版:亘七

 主催、策划: @奔跑的毛毛 

感谢毛总策划了几次活动和无料制作,以及笛子与我合绘了封面上的江澄,还有全体staff,大家辛苦了,也感谢曦澄让我们相遇。

 

                  

            



蓝曦臣的爱情保卫战

原著中没有人暗恋我们阿澄?开玩笑,世家公子排行榜第五云梦江氏宗主江晚吟了解下?

蓝大:可金凌的正牌舅妈还是我呀(微笑)

 

鸡飞狗跳的幸福生活是我送你的生日礼物,不知道你喜不喜欢,阿澄,生辰快乐

 

时间线:曦澄二人悄咪咪在一起,不公开,只有忘羡知道

Ooc!ooc!慎入

 

深秋已至。

在秋末与初冬暧昧的衔接,落叶已尽,光秃秃的树枝翘首以盼着初雪的降临。金秋的收获早已结束,唯余萧瑟苍凉笼罩,被寒意不停的冲刷着。

云深不知处向来以清净肃穆闻名,身穿纯白校服,头戴云纹抹额的蓝家弟子们,却抑制不住唇角的笑意,周身环绕着一种期待而喜悦的气氛。再过几日又是一年一度的百凤山围猎了。多年以来,百凤山围猎已渐渐演变成修仙界最大的盛会,各世家的宗主,会带着世子小姐,挑选出自家最优秀的弟子们,在围猎场上比拼,而后宴会,不过各家的年轻弟子们最看重的是开头的环节,名曰“过花”:姑娘们会穿上最漂亮的衣服,化上最精致的妆容,手握鲜花,在阁楼上看楼下经过的各家公子,弟子们,把手里的花扔向自己最倾慕的男子。而后,也许开始一段又一段新的故事。

毕竟是少年人。

今年的仙家盛会亦是如此。

蓝曦臣与蓝忘机一起,带着小一辈最出色的两位弟子,蓝思追与蓝景仪,代表姑苏蓝氏出席。泽芜君与含光君的人气自是不用说,姑苏蓝氏向来以美男辈出闻名,而这一代的宗主两兄弟,且不说修为在修真界几乎可以说是无人可敌,光是这容貌就已好看的惊天地泣鬼神了。这蓝氏双璧,蓝曦臣是温雅和煦,如同江南三月的碧波春水,蓝忘机则高冷出尘,好似昆仑山上的无双冰雪。再看他们身后的的两位清秀俊朗的白衣少年,一个稳重,一个活泼,他们蓝家人都是神仙吧!思追与景仪今年是第一次参加盛会,虽有些紧张拘谨,殊不知已成为各家小姐们眼中的香饽饽了。一时间,各种花啊,手帕啊,像下雨一样往他们身上袭来,蓝忘机倒是还好,这几年他和夷陵老祖魏无羡的事闹得沸沸扬扬,大家就算再对他有好感,也要掂量掂量自己敢不敢从夷陵老祖手里抢人,有主的名草就暂时放过他吧。诶,泽芜君不是还单身吗,扔他!往死里扔!老娘要做蓝家主母!

虽说思追和景仪也被姑娘们的热情给“砸”了个半死,但受害最深的仍然是世家公子排行榜第一,修仙界公认的最佳钻石王老五蓝曦臣,他已经快被埋起来了。同行的众人们看着光风霁月的泽芜君的“惨状”,憋笑憋的好辛苦,就连万年冰块脸的蓝忘机,唇角都好似上扬了一下。

蓝曦臣从花堆中艰难的伸出一只手臂,把自己从里面拔了出来,他一眼就看见了由远及近的一道紫色身影,心情立马明亮。

晚吟来了。

这里又掀起了一阵高潮,原因无他,云梦江氏的宗主江澄到了。

因为待会要上场夜猎,所以江澄没有穿平日里贵重繁复的宗主服,而是身着一套紫色劲装,长发也梳成高马尾,在身后恣意飞扬。虽然江宗主经常凶巴巴的,一副看你不爽马上紫电往死里抽的样子,而且择偶标准很变态,但架不住他好看啊。宽肩窄腰大长腿,丰神俊朗,俊美无俦,与蓝家的出尘谪仙不同,江澄是肖似虞夫人的凌厉之美,细眉杏目却丝毫不显女气,今日的高马尾更是露出了阳光的少年之感。反正就是好看,特别好看,从头发丝到脚尖的好看,连他嘲讽魏无羡时鼻子里冒出的冷哼都好看。江澄杏眸微眯,朝阁楼上瞥去一眼,击中了多少姑娘们的心,江宗主!娶我!

江澄今天没有带门生,只带着一个金凌,外加一个甩不掉的狗皮膏药——魏无羡,自从二人和好之后,这厮就天天粘着自己,干什么都要跟着,赖在莲花坞,说什么云梦双杰还要像以前一样形影不离地上山偷鸡,下山摸狗,哦,摸狗算了,干别的吧。开玩笑,老子是一宗之主好吗!谁要跟你一起偷鸡摸狗!连百凤山围猎这死断袖都不去跟着他家蓝湛,反而说什么夷陵老祖这么帅,必须给咱江家长长脸。呸!个不要脸的,也就咱江家这句话说得还中听。

 

面对两个舅舅日常嘴炮,金凌冷漠JPG.冷漠脸:不要问哥为什么头发少,有些人,看起来是三十多岁的三毒圣手和夷陵老祖,内里可能只是两个打起来还互捏脸的制杖,每天带两个智商加起来不到五岁的舅舅出席各种场合,你不秃?(微笑)

声势浩大的“过花”结束后,各宗主开始带着自家弟子入住厢房,稍作休息,养足精神后开始晚上的夜猎。蓝曦臣的房间与江澄的房间恰好就在隔壁,当然,这到底是巧合还是某蓝姓男子提前与主办方打了招呼就不得而知了。江澄本不愿和蓝曦臣在这种公开场合表现出超越两家宗主之间该有的关系,奈何魏无羡非要去和蓝湛挤一间房,江澄无奈,只能给抱着被子在门口可怜巴巴的蓝曦臣开门。“魏无羡,回去我就在莲花坞养一百条狗。”江澄说道。因为江澄的再三警告以及为了姑苏蓝氏的雅正之名着想,蓝曦臣并未做什么,只是给人盖好被子,并在熟睡的江宗主额头上轻轻的亲了一下。

蓝曦臣并无午睡的习惯,所以他准备到周围散散步,回来正好给江澄沏一杯荷叶茶,江澄素来有很重的起床气,所以都要喝一杯荷叶茶清心去火,不然逮谁骂谁。

蓝曦臣走到假山的亭子下,忽然隐隐约约听到有人交谈的声音,抬头一看,一黑一白两道身影,正是蓝忘机与魏无羡,本欲上前与他二人见面,忽听到魏无羡口中似乎提到自己与江澄的名字,便停住了脚步,听听他二人在说些什么。从他们的谈话中猜测,大致是忘机问无羡为什么今日不与自己一起走而要与江澄一起走,魏无羡说因为金凌不能全然算江家的人,自己若不去,江澄就只有一个人了。

蓝曦臣听的心中酸涩无比,过去的这些年,他的晚吟可不就是这么孤家寡人过来的,一个人撑起整个江家,一个人拉扯金凌长大,一个人守着空荡荡的莲花坞,一把三毒,一枚紫电,独自守护着云梦。蓝曦臣恨不得时光倒退,可以回到江澄十七岁的时候,从那时起就陪伴在他身边,寸步不离。

紧接着,蓝曦臣又听到魏无羡问蓝忘机,“蓝湛蓝湛,你对大哥和江澄在一起这事怎么看?”蓝忘机答:“兄长自小便受仙门百家青睐,江宗主,非良配。”虽说蓝忘机这话说的很委婉,但蓝曦臣和魏无羡都能听得出来,他的意思是泽芜君温雅和煦,修为高深,是整个修仙界人人梦寐以求的乘龙快婿,而江澄却刻薄狠辣,名声也不是很好,觉得江澄根本配不上蓝曦臣。还没等蓝曦臣上前,魏无羡却已抢先一步反驳蓝忘机了,魏无羡道:“蓝二哥哥此言差矣,我家师妹虽然从小说话尖酸刻薄,好挖苦讽刺人,但他从前却不像现在这样,我和他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除了师姐和江叔叔虞夫人,这个世界应该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江澄啊,他其实特别善良,你看着他不近人情吧,但只要你对他有一分好,他铁定对你掏心掏肺,而且一辈子都记得。他跟虞夫人这点特别像,刀子嘴,豆腐心。”魏无羡手贱,伸手折了亭子外的一截嫩竹,“至于你刚刚说蓝大哥多少人钦慕他,其实从小到大我家澄澄就长的特别好看,明里暗里追他的男男女女估计整个莲花坞都站不过来呢,也就那个小呆子感觉不到,所以蓝大哥这一波不亏啊,把我那个宇直师妹追到手是他血赚!他可得小心了,不知道有多少人准备抢他的莲花坞主母身份呢”

蓝忘机低头不语,唇线紧绷,明显对魏无羡的话不敢苟同。

之后的谈话蓝曦臣没在听了,他浑浑噩噩的回房,脑子里一直在想着刚刚魏无羡所说的话,那些江澄的年少往事是他所不知的,他一直觉得,江澄于男女感情一事不甚了解,也没有什么经验,所以他并不很懂这些事,导致竟忘了自家晚吟其实一直都特别抢手啊,外面不知道多少人在虎视眈眈呢。以前没怎么在意过的小事,一时间也都浮上心头,上次去夜猎的那个张家的宗主,看到晚吟受伤似乎比我还紧张啊,他是不是对我家晚吟有什么不轨之心;还有上次我们去云梦吃饭那家店的老板娘送酒的时候好像趁机摸了晚吟的手吧,我是不是应该去云梦提点一下他晚吟已经名草有主了?不行不行我是一宗之主不能去欺负一个女孩子,这样不雅正不雅正......还有王家的世子,杨家的宗主,沈家的小姐......不能想下去了,就连叔父也每次晚吟来云深不知处的时候都会多笑几次......

蓝曦臣还没把脑海中的可怕年头除去,就已经走到卧房门口了。

推开房门,江澄已经醒了在穿衣束发。

真想把这个人带回云深不知处藏起来啊,蓝曦臣如是想。

蓝曦臣现在有一千一万句话想问江澄,自己在遇江澄之前,一直与青灯为伴,并未有过任何情史,遇到江澄之后更是再未分过半个眼神给旁人,所以他有信心保证此生只爱一人,但他无法确定江澄的心意,毕竟从当初表白江澄默许至现在,江澄从未明确的说出自己心悦蓝曦臣,要和他共度一生这种话。并且喜欢江澄的人那么多,自己也并非最最优秀的那一个(喂,你在想什么啊!)蓝曦臣根本不敢想象,假如有一天江澄离开了自己,或是那双杏眸中有了别人的身影,自己该怎么办。

爱一个人,就免不了患得患失。

特别是另一半还是个感情迟钝,还啥都不说憋在心里的死傲娇。

江澄看蓝曦臣充满怨念的盯着自己,起床气都消了一半,疑惑的说:“你那什么眼神?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蓝曦臣抿着嘴摇了摇头。虽观蓝曦臣神色与往日不同,但夜猎马上就要开始了,江澄也并未追问,只想着等晚上回来再好好问问他。

有些事情一旦开了头,就如洪水开闸般一发不可收拾。

蓝曦臣近来忧思甚重。

江澄此人大大咧咧,不拘小节,却竟然也发现了蓝曦臣的不对劲。其实也不能怪他,二人同为宗主,每日都有繁重的宗族事物要处理,姑苏与云梦又远隔千里,来回一趟,就算是御剑也要大半日,所以二人常常好几个月见一面,相处也不过几日。让江澄注意到蓝曦臣不对劲的是,最近蓝曦臣来莲花坞的频率明显变多了许多,仔细想想,这个月已经是第三次来了,而且他是不是开始睡得不好,每次来都发现他眼下青黑了一圈,还有越来越深的趋势。江澄询问了管家,得知蓝曦臣其实根本不止来了三次,还有两次是没让人通报,偷偷躲在边上看江澄训练弟子以及日常起居。

江澄觉得,他有必要和蓝曦臣好好谈谈。

于是在三天后蓝曦臣又一次偷偷来莲花坞时,江澄把他逮住了。从大柳树后把穿着白衣,腰间挎着裂冰的人拉出来后,江澄发现蓝曦臣更憔悴了,下巴冒出了星星点点的青色胡茬,甚至连头发都好像少了一些。

江澄心里有点担心,但又不知道如何说,只道:“蓝涣,从百凤山围猎回来我就发现你不对劲,莲花坞我从未不让你来,你作甚要偷偷摸摸?还有看看你自己的样子,莫不是被什么邪崇侵身了吧?”蓝涣摇头,“并非如此,我无事,晚吟莫要担心,我只是怕来的太多打扰你。”江澄说:“所以你到底为什么要老来?你好歹也是个宗主,天天没事干吗,老往云梦跑蓝老头......咳咳,你叔父不管你?”

 

我为什么总来莲花坞,因为我怕总有人觊觎我道侣,趁我不在把我家晚吟拐跑了!


(我发誓我真的想一发完的!实在没肝完,不如就多加一点,来个小长篇了......)

我老公生贺预热

昨天魔道没了,我找了资源一口气又重新刷了一遍动画,尼玛又对我澄初恋了,乖乖爬回坑底躺平........
我命令所有人都必须喜欢他!
马上快到澄澄生日了,今年的生贺拼死也要爆肝!去tm的雅思,不配占用给我老公生贺的时间!
今年生贺大概会写个蓝曦臣大战情敌的故事,因为我澄那么好,怎么可能只有蓝大一个人追?
江宗主世家公子排行榜第五,位高权重年少有为,还是个美貌的暴躁甜心,蓝大,你的正宫地位可是有很多人觊觎的呦

主要想征求一下大家意见,你们说是来个连载的长篇呢还是一发完?连载的话会把蓝大战情敌的过程多一点,也可能多几个情敌,但是重度拖延症患者......你懂的,一发完就一次爽一把,大家觉得哪种比较好.......

关于男二拯救计划

男二拯救计划,本来是一个正剧大长篇,但是沙雕lo主在坚持了一万字的时候,终于还是。。。。。放弃辽,果然我还是写不来正剧啊!!!😭😭😭
于是我把之后的一段全部删掉了,重新构思,又是一个新的沙雕爱情故事,这个更新。。。就随缘了,对不起追更的小伙伴们,但是我保证一有时间就会写的,一定!

男二拯救计划 03

这一更虽然短小,但是一个重要的转折!

我真的不是在为短小找借口!(好吧我就是.......)

前文见主页


“这位公子,在下便是连城璧,你找在下所为何事?”神仙说话了,把裴文德从拯救武林的中二幻想中拉回现实。“哦,连公子,在下姓裴,名文德,前来找连公子乃是有要事相告。”裴文德双手抱拳,向连城璧微微倾身。连城璧说:“请阁下随我进屋内一叙”裴文德一本正经的瞎扯,表面看似云淡风轻,实则内心慌得一比。要事要事,我有啥要事啊,疯狂回忆剧情中,到底有啥要事。

突然下人来报,有盗匪一路杀上山庄了。连城璧眉头紧皱,何方小贼,竟敢来我无垢山庄撒野?他朝裴文德点头示意:“裴兄先去大厅用茶,容在下先去处理一些家事,怠慢之处还望裴兄海涵。”裴文德求之不得,立马说,“不碍事,连公子快去吧。”连城璧带人去查看之后,裴文德抹了抹额头上的汗,长吁一口气,感谢这位不知名的大侠,给我争取了时间瞎编......想想我到底有什么要事跟连城璧说,盗匪大哥,麻烦多拖点时间,拜托了!

说来这盗匪也争气,还真没让连城璧逮住,却也在连城璧意料之中,因为他对这盗匪是谁已经大约有个猜测了。就在连城璧推门而入的时候,白宇终于编好了一套说辞。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和成功率预估,裴文德最终在做了萧十一郎让沈璧君无轨可出和把连城璧从一棵歪脖子树上解救下来带他去拥抱整片大森林中选择了后者,虽然这也很有难度,但是既然此时的裴文德的内芯是演过小澜孩的皮皮宇,他就坚信自己能做到。幸运的是,经过和山庄里倒水的小丫头的一番旁敲侧击,裴文德知道了此时的连城璧虽已和沈璧君订婚,两个人却还没有见过面,当然连城璧也还没有家破人亡。这就好办了,纯情的小璧璧,让裴哥哥来好好调教调教你吧!

裴文德看了看四周,意有所指,连城璧立刻会意,屏退了左右,待房中只剩下他们二人的时候,裴文德神色一凛,说:“连公子,实不相瞒,在下乃是徐氏之人,与师父常年隐居于仙山野府,今日下山是特意带连公子去寻天下第一宝刀——割鹿刀。”连城璧听到“割鹿刀”三个字,心中一惊,面上却不动声色,轻笑一声:“裴公子怎知我在寻找割鹿刀?而且,割鹿刀乃天下第一宝刀,群雄争之,裴公子若真是那徐氏传人,又为何独独挑中我连城璧?”面对连城璧看似云淡风轻,实则步步紧逼的诘问,裴文德自是做好了准备应对。

事情就在这时候发生了神转折!!!

裴文德竟一把抱住了连城璧!




(ps.剧透,这是一个装gay变真gay,自1为是的故事)

男二拯救计划 02

灵感部分来自于折云太太的快穿之拯救be男配(不会弄链接,求好心的姐妹指教!!!)

我这破手速也就肝了这么点粮,小裴和璧璧见面啦,更新随缘

前文见主页



白宇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突然被一股大力推到地上摔了个屁墩儿,低头一看,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穿上了裴文德的戏服。我靠!什么情况?!看个剧还能给自己看穿越了?

随后从天空中传来一阵富有感情的机械男声:“欢迎你,白宇,来到新萧十一郎的世界。我们在您演过的所有角色中为您精心挑选了裴文德,当然我们不会说因为裴文德是您最好看的古装角色才挑选这个的,总之您的任务是以裴文德的身份,来拯救男二的命运,不让连城璧黑化。在此期间,你可以自由发挥,我们还给你开了这个世界武力指数最高的金手指,完成任务后才可返回你所在的世界,加油,么么哒。”

白宇愣了半天,懵逼的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总算意识到了自己真的穿越了,并且还穿越到系统文里的现实。白宇这个人神奇就神奇在,无论处于什么境地,他都能苦中作乐,看了看自己手里的刀,他这时候却在想:这系统还算良心,给挑了一个自己一个比较厉害的角色,小裴武力算高的了,要是给个曹光啊尤东东啊,啧啧,不敢想。

接下来,白宇就踏上征途的去找他的龙......呸,连城璧了。

好在在系统为了让他完成任务,没给他扔到什么深山老林里。白宇走了不多一会儿,就走到了熙熙攘攘的大街上。看着周围那些古装的陌生面孔,白宇开始有点方了,这天下之大,上哪去找连城璧啊,就算知道他是无垢山庄的少庄主,这无垢山庄又特么在哪?!算了,问吧。

于是街上就出现了这样的奇景——冷面冷心的缉妖司首领裴文德,笑的像个小澜孩一样的询问路人无垢山庄在哪......白宇心想:还好这古代人没看过《缉妖法海传》,还好导演没发现我人设这么崩......结果就靠着这一路打听,更重要的是靠出卖美色换来的情报,这无垢山庄还真让他给找着了。

一路上,白宇一直在思考一些问题:剧情发展到哪了?连城璧和沈璧君订婚了吗?连城璧现在是不是已经对沈璧君情根深种?还有没有的救?我到底是提前把萧十一郎砍了让沈璧君老老实实嫁给连城璧还是给连城璧找个别的姑娘让他劝他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啊啊啊真是,脑内弹幕你刷慢一点啊!

所有的想法,在白宇见到连城璧本人的一刹那,都瞬间清了屏。虽然看剧的时候已经熟悉了连城璧的样貌,但真正见到连城璧本人的时候,白宇还是被璧璧的美貌给镇住了。虽然白宇看的龙哥的古装剧不多,大多数还是微博上看的镇魂女孩们发的壁纸动图什么的,但他一直知道龙哥的古装扮相好看。记不清是哪位诗人写出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的名句,白宇真心觉得,龙哥如果是个古代人,绝对配得上这句话。如果说,拍镇魂的时候,白宇对西装龙龙的评价是长得又帅,又有劲,还高冷,如今这古装的连城璧虽和龙哥有着相同的皮相,姿容气质却让白宇一时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郎朗公子皎皎如月,龙章凤姿,芝兰玉树,举手投足之间却又不失潇洒气度,俊逸非凡,虽温文尔雅,浑身上下却透着一股高不可攀的清贵之气。一手执剑,虽未出鞘,却可以想象出这人出剑之时,必定行云流水,兵不血刃。一席白衣,当真是举世无双。这样的连城璧,对得起“六君子”之首的称号。

白宇不由的说出一句,确实。

白宇看着这连城璧和龙哥一模一样的脸,感觉有些魔幻,他和温文尔雅却又A气爆棚的沈教授,或者皓腕凝霜雪然而能举铁的龙哥完全不同。其实来到这个世界以后,白宇一直觉得自己好像是在玩AR游戏,所有出现的人都是电脑里的,不过是3D的纸片人罢了,而连城璧也不过是龙哥演过的众多悲情角色之一,拯救男二只是逃离这个破武侠世界需要完成的任务。直到现在连城璧活生生的站在他面前,他忽然觉得,这就是连城璧,这样光风霁月,让人想把一切美好的词往他身上堆砌的人,不该有那样的结局。

既然系统给了自己这个穿越的机会,还开了金手指,我白宇,不,裴文德,就中二一把,来做这个拯救连城璧拯救武林的大英雄!

小裴,冲鸭!





男二拯救计划

男二拯救计划

今天终于补了新萧十一郎,尼玛女主疯了吧?

我不允许我的璧璧受这种委屈,男二就该留给观众疼爱!!

既然这样,那,白宇嘎嘎,去拯救他吧

Cp 连城璧×裴文德(白宇)

 

今天先放个预告~

白宇结束了一天的拍摄后,开始例行的跟他龙哥每日毛猴芒果表情包之战,大战三百回合之后,完全不困了,神清气爽甚至还能再来三百回合。问了助理明天上午没有自己的戏,正好想起来前两天粉丝给自己推荐的龙哥的一部虐身虐心撒狗血的剧,好像叫新萧十一郎?今晚来看看吧,顺便能不能多截两个表情包。

天蒙蒙亮的时候,白宇终于把新萧十一郎(的龙哥cut)补完了,什么玩意儿啊?这剧完全不科学啊,这女主是该换眼镜了还是脑子出问题了?连城璧那么好都能连逃两次婚?世界疯球辽?尼玛有病吧?以前龙哥说他演过的角色都惨我还不信,这尼玛也太惨了吧!惨无人道!龙哥太可怜了老演这种角色会不会自卑啊,不会抑郁了吧。白宇掏出手机刚准备安慰他龙哥一番,忽然被面前的电脑吸进去了,在他面前出现一行大字“男二的命运悲惨吗?你想拯救男二吗?少年,去吧!”


发个牢骚

我不过就在微博提了一嘴我觉得居老师和张峻宁更符合我心中的曦澄,一帮人来喷,说什么人家剧组都拍了两个月了,演员不劳您费心,要ky回家k去,更有甚者把镇魂粉和魔道粉的掐架都扣我头上了

我:???我都能引起两大粉丝团撕逼了我咋不上天呢?我倒想呢,演员能轮得着我费心?

百粉点梗!
感谢各位小伙伴们的厚爱,渣文笔lo主没想到能有一百个小伙伴喜欢!!
还是我最擅长的魔道啦,曦澄,晓薛晓,聂瑶,追凌,仪桑都ok滴
还有最近新萌上的cp言白,都可以呦~

后来的后来

后来的后来

现代OOC

内含忘羡 曦澄 追凌 晓薛 聂瑶,对家慢走不送

 

 

迷雾之中,传来几声咳血声。魏无羡抛出了一只空荡荡的锁灵囊,让它去抢救阿箐的魂魄。薛洋拖着沉重的步伐,走了几步,忽然向前猛扑,伸手咆哮道:“给我!”

避尘蓝光劈下,蓝忘机干脆利落的斩断了他的一条手臂。

鲜血狂喷,魏无羡前方有一大片朦胧的白雾都被染成了赤红色。血腥之气铺天盖地,一呼吸尽是湿润的铁锈味。可他完全顾不上这些,只是忙着全神贯注搜救和吸收阿箐被打散的阴魂。那头尽管薛洋没发出呼痛声,但传来了重重的膝盖落地声,他似乎失血过多,终于走不动,跪倒在地了。

(中间省略一段不是洋洋的戏份)

薛洋被神秘人带走后,蓝忘机等人正准备走,忽然,魏无羡道:“等等!”

他 在血泊之中,看到了一样孤零零的东西。

一只被斩下来的左手,四根手指紧紧攥着,缺了一根小指。

这只手的拳头握的非常紧。魏无羡蹲下身来,用足了力气,才一根一根的掰开来。掰开来后发现,掌心里握着一颗小小的糖。

这颗糖微微发黑,一定不能再吃了。

被握的太紧,已经有些碎了。

 

 

“卡!”

“完美,薛洋杀青!全组杀青!”

随着导演的打板一响,所有在场的演员和工作人员都欢呼起来。晓星尘最后一场戏刚刚拍完不久,刚从棺材里爬出来,就赶忙上前去看薛洋。薛洋正拉开衣服,给自己捆在腰间的左臂松松绑,为了演出断臂的感觉,他这手绑的可紧了,现在松开都有点淤血。晓星尘心疼的把薛洋的左手握住,替他轻轻揉着,薛洋懒洋洋的靠在晓星尘身上,舔着一根棒棒糖。

此时刚好宋岚走过,薛洋立刻来气了,一把抓住宋岚:“哎我说,老宋,你是不是公报私仇啊。造型师走不开让你帮忙给我绑个手,你丫给老子绑这么紧!勒这几道血印子,戏里挖了你双眼睛,敢情你在这等我呢!”晓星尘也带着责怪的语气,说:“子琛,你这次确实有些过分了。阿洋,快来上药,一会就不疼了”说着赶紧捞过薛洋,心疼的替他上药。

宋岚:“。。。。。。”

我不跟这对二打一的狗男男理论,我没有这样重色轻友的挚友。

江澄看着这边腻腻歪歪的晓薛二人,翻了个大白眼,重重的哼了一声:“死给!”忽然江澄的肩膀被一把搂住,魏无羡贱兮兮的声音从旁边传来:“这是谁又惹我师妹生气了啊,来,跟师兄说说,师兄去给你出气。”江澄把魏无羡的手甩开,一脸嫌弃的说:“滚滚滚,谁是你师妹,最讨人厌的人就是你。”魏无羡作泫然欲泣状,一把搂住了江澄的脖子,装作抽泣道:“师妹你不爱我了吗?想当年小时候你拖着鼻涕天天跟我屁股后头师兄师兄的叫,一天到晚都要跟我黏在一起,一会看不见我就要大哭大闹。江叔叔还说你比喜欢妃妃茉莉小爱还喜欢我,你怎么现在变了心,你这个负心汉啊”全片场的人都听到魏无羡的话,爆发出哄堂大笑,尤其是薛洋,手都不疼了,笑的滚到地上去,上气不接下气的说“江澄啊,原来你那么喜欢魏无羡啊,拖着鼻涕跟屁虫的样子,哎呦呦,我都有画面了哈哈哈哈哈哈。”江澄气的脸跟锅底一样黑,紫电的道具还拿在手上,咬牙切齿的说:“魏无羡,老子今天不抽死你我就跟你姓!”魏无羡一下子猴到江澄身上,不顾头顶的紫色长鞭就要落下,贱兮兮的搂住江澄的脖子:“师妹别生气嘛,你魏哥专治各种不服”江澄各种把粘在他身上的魏无羡扒下来,魏无羡又各种再黏上去,两个人笑骂着滚作一团。从小到大,他们一直都是这样,表面互相嫌弃,其实在心里又都是对方最重要的朋友,亲人,这一点,从未改变。

戏里他们是破镜难圆的云梦双杰,戏外他们是互损互爱的竹马竹马。

“魏婴”

平淡无波的一声,魏无羡立马就从江澄身上下来,飞扑进了来人的怀里,正是蓝忘机。蓝忘机已经脱下了蓝氏校服,换上了自己的衣服。明明是最普通的一套白色运动服,穿在他身上就恍如谪仙,冷漠浅淡,却又俊极雅极,真是应了他在戏里的名号——含光君。

“二哥哥,你怎么来啦!”魏无羡抱住蓝忘机,在他脸上吧唧好大一口,蓝忘机顺势搂住了魏无羡的腰。周围的工作人员都是一副见惯不惯的样子,回过身去干各自手头上的事情。这狗粮嘛,吃着吃着就习惯了;这眼睛嘛,闪着闪着就瞎了。

“接你”蓝忘机一如既往的冷漠语调,可偏偏临走时瞥了江澄一眼。江澄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苍了天了,尼玛明明是魏无羡这孙子先撩老子的,凭什么老子还得替他背蓝忘机乱吃飞醋的眼刀啊!这什么世道啊!

江澄正想追上去好好修理一顿魏无羡的时候,迎面撞上了一个人,来人朝他一笑:“晚吟......”

是的,来人肯定是蓝曦臣,因为只有蓝曦臣喊江澄小名他不会炸毛。蓝曦臣与蓝忘机长相一般无二,穿著打扮也差不多,可从来没有人把他两认错过。如果说蓝忘机是高山上的无双冰雪,蓝曦臣就是春日里的拂面和风。魏无羡闹腾,就得蓝忘机这样的严肃板正(天天)才能治得住;江晚吟傲娇,就得蓝曦臣这样的温柔耐心(死皮赖脸)才能降的服。所以说这两对啊,还真是上天注定的。

蓝曦臣这一笑,周围人无不有春风融化冰雪之感,可江澄愣是看出了这温柔一笑中,似乎还带着点......可怜巴巴?江澄把蓝曦臣拉到一旁,问:“你来怎么也不提前跟我打个招呼?”蓝曦臣无奈的笑了笑:“半个小时前我给你打了个电话,晚吟你没接,我就来了,一来就看见你跟无羡在玩闹”江澄有点心虚的别过头:“我这不是没听到嘛,好了好了,我保证,以后你的电话我一定都接到”

忽然,江澄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他一把拉住蓝曦臣的手:“蓝涣,你刚才有没有听到魏无羡说什么奇怪的话?”江澄想起了刚刚魏无羡扒在自己身上说自己小时候最喜欢他,不知道有没有给蓝曦臣听到。蓝家祖传老陈醋,倍儿酸。蓝忘机是当场就得发,除了魏无羡都得“杀”,他哥不一样,表面上装的跟没事人一样,笑的那叫一个亲切,你以为他真不在乎吧,呵呵。

江澄还记得自己拍上一部戏时候,蓝曦臣来探班,正好赶上他跟女主角在拍吻戏。江澄当时怕蓝曦臣心里不快活,悄悄跟他说:“要不你先回家吧,我这一会儿就完了,收了工我去找你,咱两一起去吃晚饭。”蓝曦臣当时特别大义凛然,还安慰江澄:“没事的晚吟,我一点都不介意,我不会影响你工作的,你放松点。”江澄心里还是有点愧疚,把蓝曦臣拉到角落里,绷着脸亲了他一下,才去拍戏。晚上回到家,当江澄被蓝曦臣翻来覆去做到第七遍的时候,迷迷糊糊发现蓝曦臣总是有意无意的用手擦自己的嘴,心下了然:我去你妈了个波的温柔君子,这丫吃醋像红酒吧,后劲真大啊!

又想起被蓝曦臣支配的恐惧,江澄下意识的揉了揉腰,试探性问了一句。蓝曦臣声音中带了几分委屈,说:“也没听到什么,就是晚吟啊,当年你真的那么喜欢无羡吗?比喜欢茉莉妃妃小爱还喜欢他?”江澄脑子轰的一声,要完,这家伙都听见了。他赶忙抓紧蓝曦臣的手:“没有的事,你别听魏无羡那孙子胡说八道,他一天不损我就嘴痒,我跟他什么事儿也没有,从小一块光屁股长大的,我能对他有什么非分之想?再说他也没你长得好看,我一颜控能不看你看上他?”

看着江澄着急忙慌解释的样子,蓝曦臣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江澄瞧着不对劲,一巴掌呼在他胳膊上,“好啊你个蓝涣,你耍我!”看着江澄真的要生气了,蓝曦臣赶紧道歉,好半天才把人哄好。

蓝曦臣刚把人抱到怀里,江澄“嚯”的一下把他推开,指着角落里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骂道:“金凌,蓝愿!你两个臭小子在那偷偷摸摸干嘛呢!金凌给我过来,看我不打断你的腿!”金凌求救的看向蓝曦臣,但见对方微笑不语,只好垂头丧气的朝江澄走过去。蓝思追担心的问蓝曦臣:“泽芜君,你说金凌会不会真被他舅舅打断腿啊”蓝曦臣摸了摸蓝思追的头,笑说:“思追,别担心,他舅啊,其实已经同意你们在一起了”

另外一边,金光瑶正在与众工作人员讨论收尾工作。《魔道祖师》这部电视剧的制作人就是金光瑶,投资人也是他。剧里金光瑶是金光善的私生子,历经千辛万苦才爬上仙督之位,这也是他的悲剧的来源。而现实中,金光瑶也是金家的掌门人。不同于剧里的是,金光瑶不是私生子,而是堂堂的金家二少爷,金子轩同父同母的亲弟弟,从小也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长大的。他的哥哥人生赢家金子轩,左拥娇妻江厌离,右抱稚子金如兰,人生已经不能有更高追求,再加上头脑又不是太......太灵光(姐夫别打我,你本来就是男孔雀的设定),所以就开开心心把家族掌门人的位子甩给了弟弟。金光瑶擅长做生意,擅长揣摩人心,也左右逢源,圆滑世故,却不像剧里那么心狠手辣。是有名的青年才俊,可谓是要颜有颜,要钱有钱,要双商有双商,。他唯一的缺点是身高太......不不不,没有缺点,没有缺点!(来自瑶妹七米一的凝视威胁)

《魔道祖师》这部剧是引进韩剧的拍摄方式,边播边拍的。本来按照剧本设定的结局是:观音庙那里,金光瑶设计成功杀了所有人,最后带着小弟苏涉,仰天大笑扬长而去。因为我们金总觉得,金主就是爸爸,老子投的钱老子必须得当最后赢家哈哈哈哈(诶诶醒醒,瑶妹你看天边那朵乌云,像不像你家老聂提刀来砍你?)但由于观众的强烈要求,以及剧中某位钢铁直男无头大兄弟兼金主老公的强烈反对,这版结局只好作罢。聂·一米九表示:“按你这样拍,最后你赢了,那还有正义可言吗!这不是破坏年轻人的三观?不行!绝对不行!什么?还敢抗议,来,晚上咱们床上好好谈谈”并且,聂大认为,写死我可以,你必须跟我葬一块,是鬼你也得是我老聂的鬼!

所以,魔道的最终结局变成了现在我们看到的这样。

 

 

其实,所有看魔道被虐的死去活来的观众朋友们,这只不过是演的一出戏,而真实情况嘛......来看看这后来的后来

晓星尘魂飞魄散薛洋苦守义城八年,最终臂断糖失永生不见?

不,现实是义城组围坐一团吃火锅,辣鸡洋挂在晓星尘身上狂发狗粮闪瞎阿箐宋岚,还有一只手就没从放开过薛洋的道长你哪位?

江澄执陈情寻十三年破镜难圆,云梦双杰终成陌路?

不,现实是魏无羡狂撩江澄被澄哥无情暴揍,戏精本精与吐槽狂魔的相爱相杀之路一直到老

泽芜君蓝曦臣遭义兄身死义弟欺骗心灰意冷,终年闭关了却残生?

不,现实是一脸痴汉笑意盈盈为江澄剥虾的世家公子榜首我不认识你你肯定不是我认识的蓝曦臣

敛芳尊欺上瞒下恶行败露,终与赤锋凶尸共封凶棺?

不,现实是金老板迫于聂大淫威,婉拒了薛洋杀青宴后ktv的提议

金凌痛失父母,蓝思追温氏灭族唯一幸存者?

不,现实是金凌刚接完在外度假的父母电话,正和蓝思追一起敬舅舅舅妈长辈酒

什么?现实中竟然有一个情节和剧里一样?!

是的,天天就是天天